胰腺癌患者脱险记(一)
2019-09-06 10:2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1


“幸福的家庭是相同的,不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列夫·托尔斯泰
 
祸从天降
六十多岁的吴女士,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早年,她和其老伴含辛茹苦,把一双儿女培养成才,又把他们推到北京打拼创业,现如今,各自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事业如日中天。
俗话讲,子孝父母幸。为让辛苦一辈子的父母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吴女士和老伴一退休,就被孩子们接到了北京生活。
在北京,心地善良随和可亲的吴女士,经过一段大城市生活的适应,很快就将自己融入到了当地老人群中。平日里,她在照料孙辈生活的同时,大多数时间不是与老友们在公园里锻炼身体、聊天侃地,就是三五搭伴到处采摘、小游。节假日,孩子们又时不时轮流带老人和孙辈到境外观光,香港、澳门、台湾、韩国等诸多地方都留下了吴女士和老伴的足迹。
一天,吴女士在去菜市场的路上,被两位街头采集“幸福指数”的姑娘拦住:“奶奶,您贵姓?”“我姓吴,有事吗?”“我们在搞居民生活幸福指数情况收集,请您老人家如实告诉我,您生活在当今社会幸福吗?还有,您生活的家庭幸福吗?”“姑娘,您算是问对人啦!这两个幸福我全占啦!家里吧,孩子孙辈都孝顺;社会上吧,我们外来老人与北京老人都一样平等,拿着老年卡,坐车不掏钱,游园不买票,北京的美景啊,想看哪就去哪。您说,我们这一代老人是不是掉进了蜜罐里啦!”
回到家里,吴女士将路上被询问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大孩子(后称老大)。老大接着妈的话茬说:“妈,说到幸福呀,我认为不是住的环境好,生活好,玩得好,能够健康长寿,好日子能过得久,才叫幸福圆满呢!”老大的话没能被妈妈认同:“命命天管定,谁能活多久,不是由个人来决定,是人的命中注定的。”吴女士的天命论又遭到老大的反驳:“妈呀,您说的都是老皇历、老迷信呀,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当今的科学养生,已发展到了按血型配食料的阶段啦,西方人早就这么做了。眼下才传播到我们这里,相关消息我已经看了。既然我们谈到了这个话题,那您和我爸抓紧时间到医院化验个血型吧,从现在起,我开始按血型给您老两口配餐饮食,争取让您俩能活到一百岁,咋样?”听了老大科学养老的说教,从农村走出来的吴女士一时接受不了。她又反唇相讥:“俗话说,吃饭还是家常饭,穿衣还是粗布衣,粗茶淡饭,人才不生病哩。我早看出来了,当今世界不断冒出来癌症呀种种怪病,都是吃穿住不接地气的结果,西方那些个洋吃法,我们受用不了!”
老大在妈妈面前碰壁后,又找到老爸说道。吴女士的老伴是个文化人,不保守,他欣然接受了这一新的养生观念,并主动去做吴女士的思想工作:“我说呀,孩子想对我们实行科学养老,是主动尽孝的行为,不可冷落。按血型养生,尽管是西方的东西,需要我们东方人有个实践认识的过程,但仅就化验血型一事,我认为越快越好,因为对我们老年人来说,一旦有个病什么的,都会用得上血型。这样吧,想到了就干,明早不吃饭,尽快到医院抽验个血,行吗?”在老伴的劝说下,吴女士爽快地接受了化验血型的意见。
2014年12月27日早上八点,吴女士和老伴一块来到了北京市煤炭总医院,挂了两个门诊内科普通号。他们来到了一楼东头的内科诊室,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女大夫询问:“你俩看什么病呀?”大夫话音刚落,快人快语的吴女士首先递上了话:“大夫,我们俩不是来看病的,只开两份化验血型的单子就行啦!”听了吴女士的来意,很有责任心的女大夫没简单了事。她很不放心地接着反问了一句:“除了开单子,有没有平时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大夫职业性的提示,深深地打动了吴女士:“谢谢您的提醒!一年来我总感觉左腹部时不时有点痛感,但不怎么严重,没有太在意,有时吃点“达喜”就过去啦,不知算不算病?”“我知道啦,请您躺到诊断床上去。”大夫经过一番对腹部的反复触摸,说了声“下来吧!”很快开了一份彩超单和两份验血型单递过来:“请抽血后到门诊二楼做个B超检查吧,恐怕有点问题。”
彩超室里,排队候诊的人很多。20分钟后,一位大约30来岁的女大夫为吴女士做检查。匆忙中,年轻大夫将单子往吴女士手中一递,只说了句:“快去找开单的大夫看看吧!”就立刻又去为另一位患者做检查。吴女士拿着报告单走出B超室不到十米,做B超的女大夫又追了出来,大声喊:“喂,前面的老太太,您直接到门诊消化科看大夫吧,千万别把单子带回家!”大夫百忙中的再三叮咛,让吴女士的老伴立刻警觉起来。他当即从老伴手中拿过B超单一看,“腹部检查提示胰尾部占位,大小约3.6*3.1*3.0cm,考虑恶性肿瘤待查。”吴女士老伴回忆说,当时自己的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吴女士见状,立刻问老伴:“咋啦,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结果有啥问题?”老板稍作镇定后含糊其辞地回答:“只是怀疑,咱找消化科医生先看了再说吧!”
消化科大夫看了吴女士的B超检查单后,说:“B超只能提示有肿瘤的存在,是否恶性肿瘤,还需作加强CT检查后定论。当下做不了,需要预交定金,等待通知。”吴女士老伴问:“预约后,大概能等待多久?”大夫回答:“说不准,可能十几天,也可能几个月。”听罢大夫的意见,吴女士老伴当即决定:“我们来时没带多少钱,回去同孩子们商量后再决定吧。”
当天晚上,吴女士老伴通知两个孩子,下班后到爸妈的住处商量事情。两个孩子看了妈妈的B超报告单,认为癌的可能性很大,为了稳定妈妈的情绪,老二若无其事地说:“妈妈,我对肿瘤病常识也略知一二。这份检查只是怀疑,是和不是,两种可能性都存在。这样吧,我的业务与北大肿瘤医院有来往,CT预约时间可能会短些,等北大检查后再说吧。”吴女士的老二经与北大肿瘤医院商定,2015年1月5日作CT增强检查。
那天,吴女士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北大肿瘤医院CT候诊室。护士让其先喝了一杯药水,并告诉她原地等候,叫名入检。在等候的过程中,吴女士虚心地询问邻座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妇人:“你是来检查癌症的吗?”“CT不是只是查癌症,什么都可以查,我只是腹部有肿块来确诊一下。”听了老妇人的话,吴女士如同遇见了相知,便滔滔不绝地问起话来:“我也是腹部做B超有肿块来确诊的。我妈就是胃癌,在老家医院开了刀,不到一年就没啦。真是怕啥来啥。平日里我肚子一不舒服,就想到我妈当年的事,怕有遗传,还真来啦!”听了吴女士的自我陈述,那位老妇人情不自禁地安慰她:“别害怕,北京不是乡下,医疗技术高着呢,如果真的是胃癌也是小事一桩,何况是不是还再两可。但我告诉你,千万别得胰癌呀,那可是癌中之王,要人命不商量,就是手术很成功,术后一年期也是烧高香啦!……”也不知吴女士听老妇人讲癌入了迷,还是对胰癌的后怕失了神,当护士连连呼叫她两次名字时,都没听到。就在这时,陪同吴女士前来的老二刚好因事返回,问:“妈,轮到我们检查啦,护士叫你名字怎么不回答呀!”“我脑子里恍惚恍惚,没听清呀!”老二把妈妈送到CT门口:“别紧张,肯定没事的。我在门外等你。”
两天后,北大肿瘤医院CT室,出具了吴女士的CT加强检查结果。“胰腺尾部增大,局部可见一类圆形实性质软组织影,边界欠清,大小3.6*3.0*3.0cm,密度不均匀,增强扫描动脉期平均CT值37Hu,静脉期47Hu,胰管无扩张,病变与脾门关系密切,脾动静脉被包绕,胃底周围可见多发侧支血管,临近脾实质内可见小片稍低强化区,腹主动脉旁可见肿大淋巴结,短径约1.0cm.扫及范围双肺散在点片影及结节影,左肺下叶茎底段较大者范围约1.5*1.0cm,增强扫描未见明显强化。胰腺癌IIB期,TZNIMO”

以上内容转自:新泰新闻www.xintai.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