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保法传略—我的自白
2018-09-10 11: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1

屈指算来,从认识于保法到现在,已经50多天了,50多个日子里,采访,写作,思考,阅读,我们的心灵和思维始终跟着于保法一起颠簸。最初吸引我们的,当然是他的石破天惊般的抗癌奇葩“缓释克疗法”以及由此产生的巨大的国际反响,还有那场奇特的“睾丸癌官司”,当然,还有他这个人,热到高处变成冷,智慧到极致却有点傻,把朴素的日子当成节日,把坎坷的命运看作人生的磨刀石·······他是一个迷团,犹如夜空中的星云。当寂寞伴着感伤袭来的时候,当我们对这纷扰的红尘滚滚的世界深深地质疑的时候,当心之居所太小太小,每日的生活——见到的、听到的、干着的都太熟悉和单调而渴望着外面的世界的时候,我们都仿佛看到他那双闪露着坚定的多少有点冷漠的大眼睛,也就会想起他的那些个日子,那些个时间和空间的点组合成的命运的抛物线。

  也许,解开于保法这个谜团的最好的语言是他的自白。

  一些话他说的多么好呀。

  从闯荡美国,到回国创业,数年漫长的寂寞旅程,他仿佛是走在一个长长的过道里,两旁没有门,也没有窗,那是怎样的被囿于一隅的春之芜地!似乎和整个世界敌意了似的。求学一步一个艰辛,创业一步一个阻碍,挚爱着的师友或是远走高飞他乡问路,或是攀权结贵而安于闲适了,只有他这颗不安的灵魂日夜焦灼着,似乎要做一只长笛吹奏出淡淡的血丝。大概就在那时候起,他就开始讲自己要脱傻。在圣地亚哥留学生间聚会,留学生们就让他谈回国创业的情况和经验,他强调:第一是脱傻,第二是脱傻,第三是去洋气……

  1979年,邓小平打开了国门,抓住了改革的命门。没有邓小平的改革,也就没有于保法的今天,也就无从谈论抓住癌魔的命门了。

  想起老庄的一句,上士闻道,勤而习亡;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怎么才算脱傻脱完呢?替山姆·科兰一家打赢了官司,算不算?Aviva的癌症被于保法治愈后,为了感谢他,自己专门设立了一个网站(www.cancer-cure-china.com),就叫“癌症在中国治愈”算不算?

  当然,除了说“脱傻”,他还有很多精彩的说话。


以上内容转自:新泰新闻www.xintai.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