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保法传略“统一战线“是革命的法宝
2018-09-10 11: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1


因为癌魔夺走了母亲的生命,于保法对它产生了刻骨的仇恨,并把这种仇恨带到了大洋彼岸。仇恨变成了动力,反复的实验和摸索,终于首创了癌症治疗新概念“缓释库疗法”。

  在于保法的想法中,做癌症的研究和治疗是五分事业,五分理想。人们当然可以相信带着理想去做事的时候,可以更用心。但是要对理想保持始终不变的热情,就不那么容易了。

  然而于保法的问题似乎并不在这里,而是“理想模式”的转变。于保法承认,过去经常是满腔热情,然后去碰很多壁,最后才把想法变成事实。而这种从程序员的思维方式出发的理想模式在今天将面临很大的挑战,因为中国已经加入WTO,市场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他必须更多地从整体上考虑运营的成本和“想法”的可操作性,可实现性。

  所以,“让我们的医疗技术和服务成为最受患者欢迎”这个想法始终是不变的。但是怎样才能对事物有敏锐的感受,怎样才能感觉到普通癌症患者的需求,下面是于保法给世人开出的“良方”。

  其实就是对癌症的恨,像一个普通癌症患者那样的恨。他自己的母亲就是死于癌症,同时谁也不敢担保这一生中会不会得癌症,他研究癌症治疗新法不单单是为了社会,为了他人,也是为了自己。举个例子,某肿瘤医院的两位副院长就是死于癌症。

  对癌症,他是先恨后爱的。恨的是癌症无情地吞噬着一条条生命,爱的是从对癌魔的控制当中得到了满足。正是基于这些原因,他对癌症的研究与实践始终孜孜以求。在“缓释库疗法”应用于临床,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治疗效果以后,他又意外地得到了一部名为《统战理论基础》的手稿。

  有一天,有一位自称林彬的人来到了泰美宝法肿瘤医院,并闯进了他的办公室,掏出一摞厚厚的手稿非得送给我,并且再三叮嘱,说你一定抽时间仔细看看,对你治疗癌症有用,对癌症患者在精神上战胜癌魔也有用。说完,谢绝了他的挽留,茶也不喝,饭也不吃,扬长而去。

  林彬走后,于保法就把《统战理论基础》手稿收了起来。那天他正忙,无暇顾及,也没往心里去,这事就搁下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忙完医院里的事,在办公室小憩时,忽然想起了那部手稿,就搬了出来,开始匆匆阅读。渐渐地,他被文章的内容所吸引了,越读越有劲儿,禁不住连连惊叹:真是贵人相助!

  这是一部关于生命和宇宙的手稿,许多论断都很精辟,一点点开发着我灵感的源泉。此后,我又找来一些易学方面的书,将《统战理论基础》与易学两下一掺和,大胆出新,提出了“癌魔空间结构”理论。

  我们伟大祖国有五千年文明史,伏羲时有《河图》,到夏商周已有易书,名《连山》、《归藏》、《周易》,为上古三易。可以这样说:中国古代没有一门学问,其哲理思想不渊源于易学。“易”按历史时期分类,可分为天地自然之易,伏羲之易,周公之易;按空间摆布和运动状态分,有对持之易(方图,静);流行之易(圆图,动)。其实,它在周以下才有文字,始称“易”,所以称之“周易”。到了孔子的弟子尊“易”为经,方有《易经》之称。“易”,日月也,即阴阳也。“易”,虫易也,善变也。易经为五经之首。

  易学是揭示天地运动变化之几微的著作。方以智云:“易者微天地之几也”。释之日:“几者微也,易者危也,权之始也,变之端也”,可谓精辟之致。

  “易”始源为《河图》、《洛书》,简称《河·洛》,是我们祖先贤哲对宇宙的抽象概括。是从变化着的万象“1”中概括抽象出来的“○”图。它既是宇宙的时空模型图,又是宇宙的数学模型。

  在崇尚财富,呼唤英雄的今天,个体生命愈加显得重要。“草民”的时代已经过去,随之而来的是对生命的尊重和珍惜。

  正因为生命的重要,所以,在众多科学领域当中,生命科学也就成了重中之重的一门科学。

  生命科学的研究方向,无外乎是对生命本质的研究。其脉络在各学科间广泛渗透着,相互促进着,不断深入和扩大,向宏观和微观——最基本和最复杂的两极分化。人们正在从分子水平、细胞水平,整体和群体等生命结构的不同层次深入探索各种生命现象及其结果,从克隆细胞到生物工程,从嫁接心脏到试管培植耳朵,林林总总,形成了一门新的边缘科学,发现了许多未知的东西。同时,生命科学的进步,也向数学、物理学、化学及材料工程等科学领域提供了一些全新的概念、全新的问题和全新的思路。而这些新的问题和思路,又在不同层次之间的各学科领域交叉,相互作用,正孕育着自然科学和生命科学中新的突破口。由此可以断定,随着各种学科的不断发展和完善,势必对人类疾病的认识也将有新的发现,这些新观点和新发现,必定在控制和攻克疾病方面起到积极的作用。

  现代医学和传统中医对疾病的认识,基本上也是运用了《周易》和阴阳哲学观点。先让我们看一下《河图》和《洛书》静态图: 

河图1

洛书3

  《河图》的原始形式,中心只有五,没有十,而在当时,地球上其它氏族在数字上仅认识到3为止,而我们的祖先已经把1到9的自然数以5为中心有规律地画出模型来了。10是自然数向外扩展一个层次的数,尚未画出来,但“○”(零)这个符号已经拿出来了。这比其他文明古国早近千年。5中心这个白点“○”就是寄寓着“○”这个至无又至有的符号。从数学模型图看出,平面坐标轴已经画出来了。到了宋朝儒学家为了满足天地之数五十五,再在中心五外加上两个五的黑点。

  阳之数二十五,阴之数二十,为了打破奇数为阳,偶数为阴的规律。为了消除这个矛盾,后来的丹书把两个五之间用线相连,把两个补充的五画成圆形,变成中心的一个层次。五为戊土,十为已土,十是偶数,这样画成黑点就合理了。

  又,传说大禹治水时,有神龟出洛河,其背有纹,模拟绘制出《洛书》,戴九履一、二、四为肩,三、七为腰,六、八为足,五纹居中。九像九宫,五象太极 五行,中心点又像一气。《洛书》取逆克之理,以阴克阳,右旋,后天用事。中央土克北方水,北方水克西方火,西方火克南方金,南方金克东方木,东方木克中央土。中土的中央,原点“○”即中五之中纹,丹书中元(玄)牝之门者也。这个门既是死门又是生门、顺门之地,逆之在此,五行分散错乱在此,五行总整攒簇亦在此,此处乃天地之根。

  《洛书》是有为之道,《河图》是无为之道;《洛书》是阴阳错综五行逆运变化的规律,《河图》为阴阳混合,五行顺行的变化规律。所以有人认为,《洛书》为死之路,《河图》为生之门。指的是:一是相生,一是相克。其实,错综即错乱总整,阴阳总整于中而相生,错中有综,借阴复阳,后天中返先天之道也。

  由此可以看出,医学的哲学观点是运用阴阳相互消长、发展、变化和制约的规律,解释人体疾病的变化和规律的。阴阳不对称,阴阳依存,阴阳转化,阴阳CAMP和CGMP,生命周期阴阳的转化,健康与疾病,生命与癌症……基本上都沿着阴阳平衡、对立“一分为二”的线索演绎。

  所以现代医学对癌症的认识,都没有脱离了“一分为二”的阴阳平衡、渐进理论,认为人的免疫力下降才产生癌症。

  我偶得《统战理论基础》手稿之后,又结合自己掌握的易学易理知识,发现了在医学体系中一直被忽略的一个盲区,这就是一分为二的中间地带,也就是阴阳对立的中间地带——《河图》当中五中心的那的白点((○)),那个寄寓着“○”这个至无又至有的符号。它的内涵是无限的(不是无穷的),如图所示:
 


以上内容转自:新泰新闻www.xintai.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