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保法传略—上帝的旨意
2018-09-10 11: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1


2003年初,莫瑞尔对亲友们宣布,她要去中国山东泰美宝法肿瘤医院接受缓释库疗法治疗。

听说莫瑞尔要去中国治癌症,亲友们坚决反对,理由是:第一,美国的设备和技术是最先进的,中国绝对不会超过美国,所以,这个“缓释库疗法”的可信度值得怀疑;第二,SARS病毒正在全球流行,中国香港已经有不少感染者,中国内地肯定也有。一位亲戚这样说她:“你要去中国,去那么落后的地方去治癌症,本身就够疯狂的了。现在中国正在流行SARS,你又选择这个时候去,简直是双倍的疯狂!” 莫瑞尔一时感觉孤立无援。

在这些反对的声音当中,独独有一个声音支持莫瑞尔去中国治疗,她就是莫瑞尔的妹妹毕佛莉。

毕佛莉.恩森(Bevehy  Ensian)是莫瑞尔的妹妹,小莫瑞尔两岁,退休前是一位会计师。她对亲友们说:“美国的设备虽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但它却只有200年的历史,历史经验太少。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文化,历史经验太丰富了,所以我和姐姐一样的相信中国,我认为姐姐的决定并不是发疯,而是上帝的安排。我不但支持姐姐去中国治疗,我还要陪她一块儿去中国!”毕佛莉还说,“SARS在中国香港传播的很厉害”这一说法也只是道听途说,他们谁也没有亲眼见到,再说了,麦阿密当时也有数例SARS患者了,“如果姐姐的癌症在中国治好了,我们又不幸染上了SARS的话,那也是上帝的安排。”

姐妹俩力排众议,于2003年4月13日飞抵北京。

2003年4月13日,首都国际机场,刚下飞机的乘客已经向出站口涌来,而来接机的于保法匆忙之间却找不到打印有莫瑞尔英文名字的那张大大的纸了。于保法一时手足无措。

莫瑞尔俩姐妹坐在轮椅上被推出出站口,径直朝于保法而来。是莫瑞尔先开的口:“您是于教授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莫瑞尔俩姐妹会心的笑了。莫瑞尔说:“我想象中的于医生就是这个样子。我们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面,但在接机的人群里,我一眼就看出您肯定就是于医生!这是上帝的旨意!”

于保法不是基督徒,他不信上帝,但还是被莫瑞尔能在人群中找出自己而感动了。事后我问起这个小插曲,于保法也觉得新奇:“她总在说是上帝一直在催促她来中国找我治病,在接机的那么多人当中一眼就认出我来了,是天意?是巧合?我也说不清楚了。”

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于保法和莫瑞尔之间一下子亲近了许多,莫瑞尔住进东平泰美宝法肿瘤医院之后,也得到了格外的关照。

莫瑞尔已经是乳腺癌晚期,乳腺癌肿瘤已经开始溃烂,散发着阵阵恶臭。事不宜迟,经过系统检查,于保法决定立刻用缓释库疗法进行治疗。

4月16日15:00,随着缓释制药物缓缓注入体内,莫瑞尔开始了她在中国为期一个半月的治疗历程。

治疗出奇的成功,没几天,莫瑞尔疼痛感就完全消失,能正常进食了,精神状况也好了多。

当我问及莫瑞尔患癌症后在美国及中国治疗不同的感受时,莫瑞尔感慨颇多:患上癌症之后,我才明白,癌症是一种慢性的消耗性疾病,有点像生了一个败家子,纵使你万贯家财,总有耗完的一天。让一个人耗尽精血,用尽体能而死,真他妈不知是谁的创意。

很多疾病都要人命,但患上癌症了才知道,那种立马见效的脑溢血、心肌梗塞,在癌症患者看来简直是温柔的。

癌症是真正的惩罚。

一年前那时候,我刚刚得知自己患了癌症,惊讶得拉住每一位来探望我的亲友,问他们是否知道我无意识地做过什么坏事,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这惩罚要落到我身上。后来渐渐不问了,今世我知道,前世呢?

在美国治疗时,几家医院都只有一种办法:切除乳房。我患了癌症,是上帝对我的惩罚,我本身已经够痛苦的了,可美国医生为什么要切除我的乳房,再惩罚我一次呢?这简直是犯罪呀!

患上癌症后,我看了一些关于癌症方面的书,书上说,肿瘤是一些细胞变节了,疯狂了,不顾一切地复制自己,占领各种阵地,把敌人赶走,等大获全胜时,跟他们的主人一起完蛋。这让我一下子悟出点东西,美国医生倒是颇得癌症之真传:疯狂而简单的复制,自杀性的进攻模式……

莫瑞尔打了一个比方,比方说把一把椅子的其中一条腿弄坏了,一个好的工匠是设法如何把这把椅子腿给修好,而不是把它给锯掉。她说于保法就是这样一个好医生,他是在修复病人的伤痛,而不是靠再制造另一次伤痛来达到目的。

莫瑞尔选择中国是选对了,不但得到了满意的治疗,也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

住进泰美宝法肿瘤医院后,为了照顾她的饮食习惯,医院里专门为她订做了特制的饭菜,专门配了会说英语的护士为她做翻译、陪她聊天。她爱吃菠萝,而因为季节不对,医院又在东平农村,根本买不到,于保法专门几次从济南给她买来菠萝……治疗得当,精神愉悦,莫瑞尔的病情很快好转,身体状况也得到了很好的恢复,以至于治疗一两个星期之后,莫瑞尔又重新支起了画夹,拿起了画笔。


以上内容转自:新泰新闻www.xintai.org.cn

上一篇:于保法传略“统一战线“是革命的法宝 下一篇:没有了